欢迎来到防爆云平台! 客服电话: 400-069-6169

注册  |   登录

为什么新基建将“工业互联网”和“5G”相提并论?

2020-04-01 来源:防爆云平台--中国首家防爆产业链一站式综合服务平台【官网】 浏览 200 次
0
为什么新基建将“工业互联网”和“5G”相提并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刘松(阿里巴巴副总裁),整理 | 混沌重庆

2012年,通用电气首度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6年之后,却传来其变卖数字资产的消息。面对巨头离场的背影,我们不禁要问,工业互联网到底怎么了?

工业互联网就像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有一千个读者,对它就有一千种理解。

最先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的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认为,工业互联网打破智慧与机器的边界。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定义其为:新一代信息通讯技术与工业经济深度融合下的关键基础设施。

而通过阿里巴巴的视角,工业互联网是数字基础设施。其在工业的安装,本质是数据驱动的新价值网络。

工业互联网是什么?

回顾过去才能更好的看清现在和未来。在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20年中,我们经过了三个时代。

第一个时代是信息化时代,也叫“记录的革命”。那个时代我们耳濡目染的是“世界500强”、“ERP体系”、“Windows系统”和“Oracle数据库”。人们通过数据库把各种信息系统建立起来,本质上是“记录的革命”。

第二个时代消费互联网时代,也叫“分发的革命”。这个时代沉淀下来的是数以千万计的APP以及海量的大数据和基础设施。这成为了未来工业互联网时代的基础。从本质上说,消费互联网时代完成了一场“分发的革命”,那分发的是什么?是一种认知,一种意识。人们知道了什么叫软件,知道了能通过点击小方块图表的APP购买商品、叫外卖,这种意识的分发塑造了所有行业。

第三个时代就是工业互联网时代,它将要带来的是“认知的革命”。通过PC数据库叠加云计算、大数据和各种APP,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硬科技被链接起来,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可以在物理世界中起作用。要知道,在消费互联网时代我们讲的是数据空间内的事,还无法触及物理世界,而今天,这些技术可以用在城市、工厂、交通系统中,这是一个重要的变化。

为什么新基建将“工业互联网”和“5G”相提并论?

不同组织对工业互联网有不同的定义。在阿里看来,工业互联网是一种基础设施,它在工业上的安装,可以形成新的价值网络。

什么叫“数据驱动的新价值网络”?在传统的工厂里,存在“人机料法环”五要素,但是他们的分布往往是孤立的,工厂只不过按照惯性的顺序一个一个交付,一直交付到物流体系。

今天,一条新的价值驱动网络正在形成,并且它是由用户驱动的。用上汽大通举例,每一个对汽车感兴趣的用户,都可以用过一个APP和公司的研发、设计、生产、服务部门直接沟通,企业能够零距离收集用户的喜好和建议,而在这之前,生产部门根本见不到客户。从传统的流水线式的顺序生产过程,到面向客户、以客户为中心的多边网络,这是面向用户的价值。

另一个例子是智能机床。一个工厂一年当中只有两个月需要使用机床,那么它能否不拥有机床而只拥有使用权呢?这种变革将制造业的形态从购买固定资产投入生产变成了购买服务,全新的形态必将产生新的价值网络。

虽然工业互联网的趋势不可阻挡,但是其仍然面临不小的挑战。在我们今天看来,与工业互联网相关的技术比如机器人、人机接口、自动驾驶,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重度垂直”。它覆盖了很多的产业,每一个产业都极其复杂,然而知识却是有边界的。懂汽车的专家未必懂钢铁、懂钢铁的不一定懂造船。因此我们说,工业互联网最大的挑战不是流量的挑战,而是知识的挑战。

所以,什么东西最稀缺?跨学科人才最稀缺。如果你对工业互联网有产业情怀,那至少应该既懂工业知识,又懂编程,又懂算法,这才能解决工业里的实际问题。

人才与市场:中国工业互联网的优势

工业互联网的时代机遇,它有怎样的趋势,对中国的产业、企业甚至个人有怎样的影响?

趋势1 :产销者(prosumer)出现。“以用户为中心”的理念在数十年前就被提出,但是限于过去的技术条件,我们无法真正的做到以客户为中心。而现在,今天的95后、00后们,他们不仅仅是消费者,而且成为了产销者。专业用户提出更多的需求,通过C2B模式反馈到上游生产体系中,直接介入了研发设计环节。此时,用户已经有了决定产品设计的能力,甚至能为自己专门定制。

趋势2:产品IP化、智能化。产品正在慢慢的从功能化向智能化转变。以慕思床垫为例,他们有一个APP,允许消费者在上面配置自己的体重,这种定制化的成本只有五年前的20%。产品智能化平衡了个性化、碎片化需求和生产成本之间的关系。

趋势3:生产方式发生变化。数字孪生技术是通过应用模拟仿真手段替代实物测试,大大降低试错成本的技术。伴随这项技术的应用,汽车制造、飞机制造、制药企业的试错成本大大降低。除此之外,生产方式从集中变得更加分散,一架飞机的生产,是由全球各地的供应商通过数字技术协同合作完成的,供应链、组装、销售可能都不在一个地方。在2020年春节,武汉有一个非常好的案例,林清轩是一家总部位于武汉的护肤品生产商,因为受到疫情影响销量大跌。此后他们不得不采用一种在线直播的方式销售,从2月开始,销售量就已经和往年持平。因此在黑天鹅来的时候,数字化往往成为销售中最重要的一个单元。

在这样的趋势下,中国的工业互联网还有自己独特的优势。首先是规模优势。作为全球拥有最大、最全工业门类的国家,我们使用数字经济的意识是最强的,再加上最多的人口,这让我们不同于美国、德国和日本,我们拥有自己独特的工业互联网基因。

其次,与美国相比,我们的理工科毕业生比他们多10倍。在尖端制造业,不论是火箭、飞船、汽车还是云、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本质上依然是人脑的创造,是知识产权的创造。当年苹果公司把生产线搬到中国,就是考虑到中国众多的工程师和管理人才,能够应对如此大规模的生产需求。

最后一点,巨大的市场将带来最重要的一次消费升级。阿里在去年的双十一中,交易额一天内突破了2600亿,在过去十多年里,我们看到的不只有数字,还包括背后订单的变化。C2M(消费者直连工厂)订单越来越多,去年就有1.7亿笔,从这个角度来说,双十一看到的是制造业的本质变化——产业升级。过去的200年,制造业都是先生产再销售,而今天的新模式是先知道客户想要什么,再通过模块化生产,给客户定制产品,这是中国制造业未来最大的潜力。

为什么新基建将“工业互联网”和“5G”相提并论?

今天,中国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有167个,90后、00后人群有3-4亿,而支付宝在全球就有10亿用户,我们判断,未来5-10年,中国将经历继美国婴儿潮之后最大的一次消费革命。

马云:算法专家要到车间里写代码

当阿里把工业互联网定义为数据驱动的新价值网络的时候,这意味着,背后需要一套强大的中台体系。

以汽车行业为例,每一家汽车整车厂都有上千家供应商,供应商还要分一级、二级、三级,一辆汽车上差不多要上万个部件,这些部件供应商又分散在全球各地。如果每一个部件供应商都要和企业研发部门形成联系,这种复杂程度带来的协同成本是无法想象的。此时,就需要一个中台,中台的意义是打造一个枢纽,枢纽通过数据简化供应链和己方的连接。

为什么新基建将“工业互联网”和“5G”相提并论?

通过中台系统,连接的数量级从两个下降到了一个,协同成本大大降低。

上文我们提到,能否通过购买智能机床的服务,代替原有的机床使用方式?通过工业APP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新基建将“工业互联网”和“5G”相提并论?

在阿里巴巴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汇集了上百个工业APP,每个APP的价格从几千块到十几万不等,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在云端运行。也就是说,对于用户而言,不需要买服务器,不需要租机房,不需要找ERP厂商做管理系统,用户需要做的仅仅是在云端打开一个APP,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它的优势是低成本、快速,你不需要IT人员,需要的仅仅是一个SaaS应用。

在工业智能应用方面,阿里做了很多具有深度的探索。我们让算法工程师进入车间,通过和车间老师傅的交谈开发出更好的算法。这不是因为算法工程师比老师傅更聪明,而是数据+算法+经验会产生更大的价值。

马云老师曾说:“做工业智造,算法专家要到车间里写代码”。在未来,车间里的算法工程师数量可能会超过老师傅的数量。今天,阿里的工业大脑已经积累的多年的经验,它的意义就在于把数据、模型和人的经验结合起来,沉淀到机器中去,让机器完成决策。

最后:工业互联网的六点展望

对于工业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我们有六个判断:

1. 普惠化。工业互联网会让原来触及不到数字化服务的中小企业享受到数字化服务。

2. 集群化。产业集群会成为工业互联网服务平台的重要单元,比如家电产业集群、服装产业集群。

3. 智能化。智能化会成为未来十年产品和服务的重要形态。

4. 去边界化。不同类型的企业、互联网平台和制造企业要跨界融合。

5. 去中心化。生产组织形成一个多边的价值网络,不再是以某个生产商为主,上下游都要听从号令。

6. 区域化。由于产业集群的聚集,区域也会形成互联网平台,比如工业园区。这会产生巨大的经济价值。

0